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寂静的世界第04话
寂静的世界第04话

第0
  我是一个宅男,2012年的某天突然醒来发现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停止了。
  我唤醒了两位少女,她们虽然醒了,可目光依然是呆滞的毫无生气的。大概我会在这个世界上孤独的活着,孤独的死去。在一次外出的时候,我见到了希望,这世界并非我一人的希望。也许心中所有的疑惑,所有的问题,都能在这次与希望的相遇中的到解决。
  我一路奔跑着从纪念塔顶飞奔而下,那滑过的车灯在我的脑海中像是汪洋之中漂浮的小船一样,我要找到它。当我跳下最后一层台阶,脚下一软。漆黑的夜空中一只手扶住了我,我激动的一看,是欧曼旁边站着小玉。她们静静的站在山下,在我将要摔倒的那一刻伸出了手,温暖的小手搀扶着我。心中一暖,突然觉得下午的恐惧是那麽的可笑。她们是我的家人啊。
  我大叫一声“快跑,我刚看见车灯了。”
  说完一马当先冲向市区的方向。跑了近500米,街边开始有了路灯。街边偶尔开着的商店中的灯光和路灯将仅供两辆车通行的道路照的明亮如昼,我回过头,欧曼和小玉跟在我的身后。两个娇小的身影跟在我的身后。
  终于汽车的轰鸣声从前方传来,畔着巨大的吱吱声。转过一个弯,终于见到了那微弱车灯的主人。一台风尘仆仆的看不出顔色的大巴车,正贴着两辆紧挨在一起的公交车,试图推动它们,试图推开他们。我激动的跑了过去,远远的看见车上下来了一个人影,跳上了一台公交车,我加快了脚步。突然面向我的公交车的前灯大亮,射的我急忙挡住脸部,透过缝隙,一个人影站在了车灯的灯光裏,缓缓的走了过来。突然对面的人影加速,当人影越过大巴的时候,街边的灯光终于让他显出了真面目。
  满脸的麻子,小三角眼,红通通的鼻头,一头乱遭遭的头发,身上穿着一套名牌西装,可就像是套在猴子身上那麽可笑。小三角眼中时不时闪出精光,让我激动的心后悔了起来,这麽突然的出现,也不知道对方是什麽人。那人站在大巴边喊了声“嘿。丽虾米人“说完饶了饶头“嘿,你什麽人,是不是人?能说话不?
  “终于听到人的声音了,虽然这人说话带着浓浓的闽南味(随意写的,看官一笑了之,小弟绝没有地域歧视什麽的,发誓!没去过福建,对那边的话不熟悉,就直接普通话了,海涵啊!可实在是太久没听到人声了。接着就听自己带着变了调的声音激动的说:“我他妈是人,我他妈的真的是人。”
  说着就向他走去。
  他的反应怪怪的,反而退后了两步。然后就听他说“站住,转两圈,双手擡高,跳两下。你妈贵姓。”
  我他妈的被这种恶搞的方式弄笑了。”
  站你妹啊,转你娘类,还你妈贵姓。”
  那人听了没有说什麽,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
  声音带上了激动的哭腔“娘类,老子终于又见到活人了。”
  说完仔细看了看我的眼睛,满口烟味的嘴大声的在我面前叫了起来“我操,活人啊,真他妈是活人啊。
  “被他搂的有点喘不过气,费老半天劲才搬开他的双手。突然他的眼越过了我看向后面,我回头一看,是欧曼和小玉,两女站在我声后,无声的喘着气。我再看麻子大叔的样子,心中突然警觉起来,往后小退了步。他看到我的动作,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歪头对大巴边敲了几下边喊“上面的,老二带大家下来,我又遇到自己人了”。说完撮了撮手,从西装口袋中掏出烟,準备发根给我,我连说不会,他笑了笑自己点上了。”
  快一年半没见过活人了,激动了。”
  说着又敲了敲车子,大声吼着“都快点,这麽慢,搞什麽。”
  好家伙,车上下了半天人。
  全他妈的是美女啊。个个胸大臀圆,更加惊人的是,最后下来个四胞胎,一模一样的脸型,一模一样的身材。等她们站起后,窄窄的街道让她们整整站了三排。
  而且个个穿的是暴露无比,简直是情趣服装展示会啊!一个旗袍美女走到了麻子大叔身边,手裏着旅行杯,打开盖子伸在麻子大叔的手边。那旗袍明显小了一号,将美女的爆炸身材勒的都激凸了。麻子大叔狠狠的吐了口痰,接过旅行杯喝了口水。嘿嘿一笑“怎麽样,老哥哥的收藏,看的过眼吧!”
  麻子大叔的坦诚表现,倒让我显得小气了。人家那边个顶个的是男人杀手,倒显的我这边两女青涩了很多,不过我就喜欢怎样。我也嘿嘿的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大叔,额,大哥牛B,这都有三十多个了吧,大哥身体好啊。”
  男人麽互相吹捧下总能冲淡点敌意。
  麻子大叔哈哈的笑了起来“走,咱们走,车先放这。明天再来搞,今天大哥我跟小兄弟好好说下话。娘的,一年半没说过了,净是自己一个人瞎掰。终于有人说话了。”
  我跟麻子大叔一路走在前面,后面是呼啦啦一大群情趣服美女,额,还有我家两女,走在路灯照耀下的大街上,很有涉黑团伙的派头。一路上说是对话,可基本上就是麻子大叔一人在说,我时不时的插嘴接他两句。很快麻子大叔的情况就在他废话连篇的自我介绍下了解了。
  麻子大叔叫程永祥,福建三明市人,以前是开长途车的,后来挣了钱找了个老婆在市裏开了个小店。后来突然醒来后发现世界不动了。连续叫醒了15个人后,就出来了。在外面混了4年。
  麻子大叔仍在不断的吹嘘着,突然在一家大门紧闭的中型超市门口停了下来。
  “我说小兄弟,你什麽时候醒来的?”
  我靠,终于知道问我了,我连接到“我才刚醒一个月,我醒来时记得是2012年。我……”
  听了我的话,麻子大叔似乎开心的脸上变了变色,回头看了看欧曼和小玉,特别是欧曼。”
  你说你就醒了一个月,那这裏是你的XXX?”
  突然我听不到他最后几个字了,我奇怪的对麻子大叔说“大哥你说什麽?”
  麻子大叔死死的盯着欧曼,重複了句,“我说你是XXX?”
  然后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说“刚刚是你没听清还是有几个字听不到?”
  咦,我都没说什麽他怎麽知道我是有几个字没听到?我连说道“是有几个字,明明看你张口了却听不到。”
  麻子大叔那三角眼中的眼珠转了转,一把搂这我亲热的说“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啊,外面苦啊,哥哥我有带着这麽多的嘴巴,你看这样行不,哥哥我呢食品什麽的真不多了,再这样下去,哥哥我就会死在外面了,你送大哥我这家店行不?大哥绝不多占,就这家店,拿完就走,不超过三天,哥拿完就走。”
  我一听更奇怪了,不过反正着城裏的东西除了自己家都不是自己的,于是大方的说“能遇到大叔,额,大哥是开心的事,别说这家店了,你住下都行啊,我真的快憋坏了。”
  大叔开心的说“小兄弟,爽快啊,老子就喜欢爽快的人。你爽我也爽,就这家不多贪,走,哥今天请你吃顿好的,你那两个怕是连饭都不会煮吧?老子这也一票不会的,还是老四手艺好,今天哥请你。”
  我正想问他空白的几个字是怎麽回事,只见他返过头去大声的说“老二,叫几个人把裏面清一下,老四,老四带小四们去做饭,丰盛点啊!”
  说完点了根雪茄抽起来。
  只见旗袍美女拍了几个美女的肩膀,瞬间六七个人围在一起,也没见出声,六七个人各找了几个人也围成一圈。然后,几个穿暴露女警服的从旁边的路上找了几样棍子,麻利的把超市卷闸门给弄开,将玻璃门打破,接着一票的情趣女鱼贯而入。看的我目瞪口呆。连问“大叔,额,大哥她们能交流?”
  我虚心的态度让麻子大叔一阵得意“小兄弟你才醒来没多久,这算什麽,老子还见过会说话的。
  哈哈”。我听的心惊“还有会说话的?怎麽弄的啊?”
  麻子大叔笑的更大声了,拍了拍我肩膀“小兄弟,不是大哥不告诉你,只是告诉你,你也听不见,你呀,以后就知道了。”
  我想再问的时候,麻子大叔,不,麻子男居然不说了。拉着我就去参观超市去了,见到那麽多的新鲜果蔬,各色用品,脸都笑裂了。不时的拉过一边忙碌的性感美人,扯开她们的衣服,揉捏着她们的巨乳,或是掰开她们的裤子裙子,在她们的私处抠弄。一边还跟我说这个的奶子怎麽怎麽好,那个的小B怎麽怎麽会吸人。”
  可惜兄弟你是碰不得,不然我叫这个陪你一晚,保证你第二天下不了床,哈哈哈,那小B插进去不动都会慢慢的吸你,哇,啧啧“麻子大叔一脸的色样,估计我不在这的话,当场就要来一次了。
  很快老四和四胞胎就準备好了一大锅丰盛的晚饭。别看量多,用的都是电饭煲的内胆装菜,确实很是可口。而我跟麻子大叔是用碟子装的菜,一下子就体现出,我两和她们的不同来。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爽,坐在小桌上看着她们分成6桌紧紧的坐着,而我们这桌就我和麻子大叔两个对坐,她们坐的是矮矮的小圆凳,我和麻子大叔坐的是大大的按摩椅,一种主人的感觉油然而生。
  麻子大叔吃了口菜,喝了口酒,话匣子又开了“爽啊!很久没这麽痛快了,小兄弟不喝点?嘿嘿,算了。老哥我本来也不喝,在外面晃蕩就了就好上这口啦。对了,小兄弟,你这是几几年啊?”
  我顿了下,麻子大叔似乎发现自己的口误“我是说,你醒来的时候是几几年啊?”
  我接口道:“我醒来时大概是2012年的8月吧。看大哥这麽说,难道你的时间不是麽?我看过城裏人的身份证,有些发证日期都到了2020年了,大哥是怎麽回事啊?”
  “小兄弟,有的话实在不是不愿说,这样吧,你先说说你的问题,还有你的猜测。对了的话我就跟你仔细的说下,不对的呢,我也说,不过听不听的见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麻子大叔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
  我马上掏出了随身带的小本子,翻了翻“大哥,你的和我的那些女人,应该是被我们的,额,体液,大量的体液才弄醒的吧?”
  麻子大叔点了点头,吃了口菜说“没错,更準确的说是一定量的体液,精液口水什麽的,甚至是我们自己的血都行。而且XXXXX“看了看我的反应,大叔知道后面的话肯定又是空白,接着对女人堆裏大声道:“老二,叫二十和二十四,多吃点饭,就知道吃水果。妈的,三个苹果还抵不上一碗饭,尽是吃货。”
  说完斜着看了我一眼。我思索了下接口道:“大哥是不是说,口水,精液,血,三个体液要不量不同?”
  大叔默默地点了点头。我马上记下了。
  事情到这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对麻子大叔说“大叔是不是有什麽东西一直在监视我们?”
  麻子大叔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我的话在大叔那成空白的了。
  想到大叔开始的提示,我转身对着小玉说“小玉吃完了去找找监控室,看有没有监控画面,能不能录下声音来。”
  说着看了大叔一眼。大叔还是默默的喝着小酒。
  开口道:“小兄弟,别想了,三个体液的用量我也不知道,而且又是一次性的,你如果想用口水去救你的家人,準备好吐一大锅吧,用血倒是不错,可谁知道要用几滴呢?再说了,把自己家人叫醒又怎麽样?这世界上虽说没活人了,可到处是危险。”
  说着突然掉下泪来。”
  知道爲什麽我叫他们裏那群人裏的头叫老二不?
  因爲老大是我老婆啊。我没保护好她啊。”
  说着喝了一大口酒“算了,小兄弟你接着说。”
  听麻子大叔一说,看来着是个禁忌了。连用别的方式提示都不行,不过更肯定了绝对有什麽在监视的事情,只是是谁呢?我住的地方这麽的真实,难道是精神上被放到了这裏?想到这,我随手拿起货架上的刀子,对着自己的手就是狠狠一划。痛,巨痛,血流了出来,是这麽的真实。
  “我靠,小兄弟,你干嘛,老九、老十。快过来处理下。兄弟按住手腕,老九、老十是护士。快,妈的,找抽是不是?”
  说完,人群裏跑出两个穿这红白诱惑护士装的美女,一个挂着大大的皮包,红护士从包裏拿出了酒精,药棉,针线等。白护士麻利的在我伤口上摆弄了起来。麻子大叔看我疼的厉害,一把拉开白护士的紧身护士装,一对大白兔跳了出来,上面红红的两点是那麽的炫目。再把红护士的泳装式护士装的档部拉到一边,毛茸茸的黑穴大喇喇的展现在我面前。
  大叔猥琐的笑声响起“别看老九的穴黑,裏面可深了,还会咬人。那劲头就感觉会咬断一样!哈哈哈“靠电视裏星爷A片取弹头,今天我看活人秀缝伤口啊。
  “小兄弟,你是不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中是不是啊。别惊讶,继续看那,因爲老哥我也做过一样的事,哈哈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是真的在这个世界裏。”
  麻子大叔说完狠狠的喝了口酒,“下面的话我也不知道你听不听的见,半年前吧,我路过萍乡,那裏跟这差不多,我还以爲没人呢,结果在那呆了三天,后来看见有走动的人,激动啊!冲过去一看,一大群唤醒者。唤醒者就是她们这些人。”
  大叔指了指,接着说道:“一大群啊,我给吓的,就看见中间躺了个人,可怜啊,我去的时候还没死,可他什麽都看不见也听不见,就伸个手口裏说着什麽,然后“突然麻子大叔停了下来,一脸的迷惑、恐惧、憧憬的神色变幻着。然后脸色一松苦笑道“我也忘了“我正全神灌注的听着,一句“忘了“就被打发了。我试探的问道“外面经常这样麽?”
  麻子大叔嘿嘿一笑“小老弟怀疑我?不过也是,一个陌生人怎麽都会防着点的。”
  说完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辩解。”
  小老弟,说真的,现在外面没什麽活人拉,我在外混了四年才遇到几个,不过大家都算是各有各的活法。”
  突然麻子大叔居然唱起歌了,看着他满口的酒气,一脸通红的样子,唱着不知名的闽南歌,眼角慢慢带上了泪。我也被感动了,不住的叫着好,从没喝过酒的自己连着喝了一大口,呛的我吐了出来。麻子大叔哈哈大笑着,旗袍美女从旁边走了过来,想扶他,结果被他推到一边撞倒了一桌的饭菜。人比人气死人啊。我都吐了欧曼和小玉没个人上来,麻子大叔不过是喝多了旗袍女就来服侍了,推倒了再爬起来。不由的羡慕的说:“大哥好福气啊,老二人又靓又这麽好,小弟真是羡慕啊!”
  说完斜眼看了看坐在边上一桌的欧曼和小玉,两没心没肺的,一个吃着苹果,一个大口吃着饭菜,眼睛倒是盯着我,可半点动作都没有。
  麻子大叔停住歌声,盯着我,双眼通红,双手死死的抓着双筷子,像匕首一样抓着。吓的我不住的往后退。刚刚才对麻子男有了点好感,现在直接降到冰点。
  欧曼跑了过来,站在我前面。无畏的盯着麻子男。旗袍女死死的抱着麻子男的胳膊。
  看着欧曼挡在了我的面前,心中一暖。我伸过头去大声的说:“大哥,你什麽意思。我好心来找你,你想干嘛?”
  麻子男怒吼着“好心?怕是看上老子的收藏了吧。小白脸都他妈不是好东西。来啊!你来抢啊,她够不够?小四给我上来,四胞胎够了不。二十四,二十五要不?”
  难道是误会了?”
  大哥,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看着旗袍姐对你挺好的,我就是羡慕而已。”
  麻子大叔一把推开旗袍美女,定定的站在欧曼面前“就知道躲在女人后面,周悦,你个变态的垃圾,你害死我老婆,现在还不放过我。你出来,我跟你单挑。你个垃圾,你个变态,你个舔男人卵子的废物。来啊。来啊。”
  就在麻子大叔越来越疯狂的时候,旗袍美人做了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动作,挥起手刀砍向了麻子大叔的脖子。麻子大叔软软的倒下了。所有他的女人全站了起来,旗袍美女挥了挥手。我急忙拉起欧曼就跑,路过小玉时拉上她跑出了超市,跑回家裏。
  刚刚的一切让我震惊的无以複加,麻子男明显喝醉了,我的话似乎触动了他的心事。可“周悦“是谁?难道也是跟我一样的人?今天什麽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反而收获了一大堆的疑问。我呆呆的想着,欧曼把我拉进浴室,小玉高高的托着我受伤的手,两人开始帮我洗澡。洗完澡,欧曼扶着我进了主卧室,盖好毯子关上灯出去了。过了一会,一具软香的躯体贴到了我身边,将我搂进怀裏。胸前的软肉紧紧的贴着我的脸,我慢慢的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我才忍不住又去了那家超市。一到附近就看见几个身着紧身爆乳女警装的女人在不停的游走。其中一个看见我就跑向超市,不一会麻子男小跑着过来,一路上抱歉的声音传来“兄弟,误会,误会,喝酒真他妈误事。
  “见他过来,欧曼又挡在了我的前面。他在欧曼面前停了下来口中任不住的道歉:“兄弟,真是误会,幸好没伤着兄弟,不然我的罪过可就万死不赎了。这样,兄弟有什麽问题,老哥我绝对,啊,不,祥子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他这样一说,本来再次过来就是想问些问题,等他一走连问的人都没了。现在既然他肯这样说,我便说到“那你带个人,我们去别的地方说“麻子男犹豫了下,最后说到“行,昨天的事真的是抱歉,你等着我去叫老九过来,顺便帮你看看手。
  “他跑了回去,不一会红衣护士跟来过来,旗袍美女跟了一段路就被他赶走了。
  我远远的看到,昨夜的大巴已经停在超市门口,女人们抱着东西上上下下的。
  我带着欧曼和小玉,领着麻子男来到了市裏的小花园中。在石凳上坐了下来,麻子男一脸抱歉的神情。我说道“麻,额,我还是叫你大哥吧,昨天既然是误会就算了,我先想知道周悦是谁?还有你说你的女人我碰不得是什麽意思?”
  麻子男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先对跟来的红衣护士说“去,帮兄弟看看手怎麽样了“然后抱歉的说“昨天真的是误会,既然兄弟问起,我也说过什麽都说,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红衣护士走过来的时候,欧曼又挡在了她面前。我对欧曼说“让她过来吧“说实话,红衣护士,我挺有好感的,主要还是那对巨乳惊人,想到哪去了,我赶忙对麻子男说“请了““我是2008年夏天醒来的。在三明呆了半年,也是无聊惹的祸,小半年就忍不住带着我老婆和老二,老三一直到老十五出了城,在城裏的半年都是夏天,当时就觉得不对。哪知道出城没多久就开始下雪了,雪越来越大。其实自己早就该想到的,我夏天醒的,半年时间不该是冬天麽。当时就想着回去,结果XXXXXXX,后来一路走一路看,走了一年半了吧,到了郑州都夏天了。外面的城市到处是灰尘,食物也紧缺,大部分都坏了。没办法只有去大超市看看有没有剩的,结果就遇到了周悦这个杂种。”
  说到这裏麻子男脸上又浮出了狰狞的表情,欧曼再一次站在我前面。”
  那时我正好在郑州路过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明星一脸的灰,当时只觉得这妞挺面熟身材还吧错,就带着準备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给她洗洗。结果在家大超市见到了一堆活动的唤醒者,我当时激动的。想都没想就喊了几声,结果那个杂种就出来了。一开始还挺热情,对了他有一个会说话的唤醒者,是个男的。当时没多想就跟那个杂种混了起来,后来有天我把那个明星好好的洗了下,结果居然是範冰冰。周悦这个杂种就吵着让给他,妈的他以爲我不知道他的变态,住在一起两天,这杂种是又搞男的又搞女的。当时没办法,就遇到他一个活人,而且我也想知道他那个会说话的唤醒者是怎麽回事,后来就发生他向我要範冰冰,结果我给了他,他越发不得了起来,妈的当天就把那明星给搞残了搞死了。后来几天我就发现了小四她们,在街上发现两个,在她们家楼下发现一个,在她们家一个。当时就操醒她们了,心想等那个变态杂种看到时,人都是我的了总不会又要了吧。”
  说着狠狠的一拳砸在石桌上。
  “我他妈就是太想找人了,也没什麽大志,就想好好的过完这辈子,可就是有人要跟我过不去,那个杂种看到小四后,眼都直了,直接就跟我要。妈的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当时就回绝了。哪知道那狗日的,说翻脸就翻脸,让他身边的男的冲过来打我。那时候就我老婆一个人还主动点,冲上去就挡他们,还叫上了老二十和老二十九几个。那个垃圾一看就躲在后面了,可他的那个会说话的唤醒者在指挥啊。说到底都是女人怎麽打的过那边的男的。周悦知道我老婆的事,抓住我后就叫他那个会说话的去搞我老婆。”
  说到这他已经流下泪来,“我没办法啊,被人抓着,当时就想死了算了。可没想到,那个会说话的唤醒者一进到我老婆身体裏,我老婆就炸了。从裏到外,从头到脚,直接炸烂两个唤醒者包括那个会说话的,炸伤四个。周悦吓呆了,我乘机就跑了,开上车就撞他们。可我除了撞几个唤醒者,周悦这个狗日的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我在郑州转了两个月,实在是找不到就开车北上了。”
  说到这裏麻子大叔已经泣不成声。
  我也听呆了,只好安慰他说“大哥对不起,让你说你的伤心事。过去的就过去吧。我想那个姓周的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着紧紧的抓住欧曼和小玉的手,大概我也无法承受失去她们的痛苦吧。
  麻子大叔哭了好久,旗袍美女走了过来,抱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头。他狠哭了阵又开始说“后来我一路北上,就想找到这个垃圾。结果在邢台遇到了另一个人。张承冀,他是个挺温和又很厉害的人物,他在XXX,手下有差不多快一千人了,在XXXX。我跟他谈了很久,他告诉我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有自己的活着的方式。三天后我就走了。一直到达北京,心裏的仇恨才少了点。而且外面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其他几个季节还好,冬天到了北京雪大的车都动不了。幸好后来没过多久冬天就过去了,老子还爲了生火将紫禁城给烧了,哈哈哈。”
  说道这裏麻子大叔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后来一想再往北估计人都会死在路上,周悦这杂种肯定不会去,就一路南下了,直到遇见你。”
  说完麻子大叔站了起来,突然豪气的说“兄弟昨天对不住了,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很多事还是要自己体会。我不知道刚刚的话你能听到多少,不过希望兄弟到时候出去了别做招人恨的事。现在的世界什麽都随你,希望你能保持住心态,算了。反正外面没几个你我这样的人。好自爲之。我走了,谢谢你的款待“说完大步的走了,没过多久轰轰的车声响起,路过我身边时向我招了招手。我这才发现大巴的前面被他装了两块靠在一起成三角状的厚钢板。一路就这麽遇人推人,遇车推车的扬长而去。路上的人群被推被碾,我心中那个疼啊。狗日的也不是个好东西,操。我朝地上狠狠的吐了口水。
  回到家裏,心中不停的回蕩着麻子大叔的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式”。我的方式是什麽呢?从麻子大叔的叙述中大概能猜到,他的方式是混,到处流浪,到处找活下去的东西,中间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上,上完了也不丢了,就带着。
  起码心中有那麽一丝良知。想到那车一路上碾过的人,我又狠狠的吐了口水,大声的喊了声“操,不是个东西“那个张什麽来着,近千人。我操那是个什麽规模,可惜那个张什麽来着,他的事全被消音了,不过看麻子叔说了那麽久,估计挺了不起的。近千人,怎麽活呢?看到麻子叔就三十几个人,都要到处找食物。难道张什麽是自给自足?有可能麽?
  周悦那个变态,他的方式是夺取,见到好的就去占有,有事就躲后面,丝毫对自己的唤醒者没有半点同情。想到他是双性恋,我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绝对是垃圾中的垃圾啊。不过估计这垃圾不会随便抢活人的东西了吧。
  想到这我歪过头看着身边的欧曼和小玉,从裏到外,从头到脚。只要不是我,别人敢上就炸。这纯移动人体炸弹啊,还好不是没醒来也炸,那我早就挂了。伸手在欧曼的头上轻轻帮她拢了下掉在脸旁的发丝。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小妞不错嘛,知道有事就挡我前面,来让哥好好疼你下,额,小玉也来。哥今天状态好啊!
  哈哈哈。